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博润通 热门资讯 商业资讯 查看内容

“莫迪经济学”在质疑中踉跄前行

爱他电动小黄瓜 2024-6-23 21:26

没有出乎预料之外,执政党印度人民党主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近日大选中获胜,现任总理莫迪成为了继印度开国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之后首位连任三届总理的国家领导人,被印度学人津津乐道的“莫迪经济学”也将进入3.0时代,只是相对于前两个版本的“莫迪经济学”赢得的不少掌声,由于多种因素的扰动尤其是政治因素的掣肘,“莫迪经济学3.0”可能将面临更多考验。

从修厕所开始的“莫迪经济学1.0”

借助于主政古吉拉特邦长达12年的成功经验,莫迪在2014年以压倒性胜利出任印度第14任总理,而在抵达总理官邸不久,莫迪便接收了一份令他十分不快的数据:世界银行的一份统计报告表明,当年印度70%以上的农村地区缺乏完备的卫生设施,超过56%的印度人无法享用基本的卫生设施,同时国际慈善机构“水援助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也警示,印度是全球范围内卫生设施建设最差的国家。

客观事实其实比权威报告的描述更令人扎心。从比例上看,当时印度近70%的人家里没有厕所,也就是超6.2亿人都是在露天大小便,由于粪便中携带着病毒和细菌,地下水和水井水源受到污染,包括腹泻、霍乱、痢疾等疾病在附近聚居的人群中广泛传播,每年印度有12.6万人死于腹泻,还有数百万人在与慢性肠道感染疾病斗争,数百万儿童因受污染的水源或粮食生病,超半数五岁以下的儿童发育迟缓。

莫迪上任伊始就做出承诺,要在满首任五年即印度国父“圣雄甘地”诞辰150周年前,新建至少1.2亿个家庭厕所,基本消除露天排便现象,为此,莫迪在全印推动展开了“清洁印度计划”,他不仅拿着扫帚,亲自在首都德里市的大街上扫垃圾,还特意在一次重大活动中当着许多人的面为一位厕所清理工洗脚,以消除人们对厕所环卫工的歧视;不仅如此,为了鼓励老百姓建造厕所,莫迪政府还给予每个家庭1.2万印度卢比(约合1000元人民币)的补贴,而凡是不修厕所的家庭则领不到这笔补贴。

作为“莫迪经济学1.0”版本的最核心内容,修厕所工程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成效。莫迪首任结束时,印度国内建造出了超过一亿间厕所,用莫迪自己的话说,就是厕所覆盖率达到99%,比他上台前增加了40个百分点。而因为“清洁印度计划”的成就,莫迪也获得盖茨基金会颁发的“全球目标守卫者奖”。超出莫迪的意料之外,“清洁印度”还带来了“厕所经济”,印度混凝土建材的销售量增加了约81%,与厕所和卫生用品相关的产品销量增长了约48%,如果再加上对排泄物的处理与再造,全印度与厕所相关的产业规模至2021年达到620亿美元。

不过,印度国家统计局(NSO)随后公布的数据却打了莫迪的脸。在一份名为《印度饮用水、卫生设施和住房条件》调查报告中,NSO指出印度全国仍有28.7%的家庭无法使用各种形式的厕所,其中农村家庭厕所拥有率没有超过七成。另外,印度农村修建了不少厕所,但很大一部分极其简陋,不少家庭只是在建筑物的一面用薄转砌出一个不大的围圈,不仅如此,印度城乡的大部分公厕都是男女厕不分,且没有隔挡街上视线的墙,女性根本无法使用公厕。

更为重要的是,印度的排水设施基本都是英国殖民地时期所建造,虽然建设了很多的厕所,但与厕所配套的污水处理排水厂少之又少,全印只有大约800个污水处理厂,其中大部分的产能仅能使用30%,导致许多化粪池管道直通排水沟;特别在印度农村,厕所的粪便与污水更是直接排放到河里甚至是别人家的门口,恶臭无比,由此带来的健康危害丝毫也不比露天排便要小。

重在提振制造业的“莫迪经济学2.0”

首任期间莫迪不遗余力地推进“清洁印度计划”,但作为一国领导人他也更感产业立国与强身的极端重要性,因此,狂修厕所的同时,莫迪也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制造业计划”,首先抛出的举措就是在厂房、土地、税收等方面向外资企业进行大幅让利,果然,在莫迪首任的第一年,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资金额就创下了小高潮,达到了451亿美元。及至开启总理第二任的窗口,莫迪更是将“制造业计划”上升到了首要战略高度,并誓言要在2025年前将制造业占GDP比重提升至25%,“莫迪经济学2.0”版的核心内容初现端倪。

与服务业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印度GDP中的占比不断上升完全不同,印度制造业却始终处于低迷状态,国内占比一直徘徊在13%左右,对外在全球商品出口中的份额也停滞在1.8%附近的水平,受到影响,印度对外贸易常年显示为逆差。不过,印度的劳动力资源丰富,这也是其发展制造业的最大优势。数据显示,印度人口总量超14亿,为世界第一大人口国,不仅如此,印度人口年龄的中位数是28岁,15~59岁年龄组的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高达80%,25岁以下人口占到总人口的一半,可谓全球最为“年轻”的国家之一。

印度的产业基础总体来说也不算薄弱,其中印度是全球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纺织品生产国,药品产量位居全球第三,疫苗产量占全球60%、仿制药供应量占全球20%,此外,印度的汽车制造、轮胎生产等发展也不错。不仅如此,印度的IT技术较为发达,直接可为国内制造业配置强大的驱动引擎。一方面,众多的远程信息与软件设计公司可以为制造企业提供从产品设计到客户定制的服务支持,增强企业生产的柔性度与市场响应的灵敏性;另一方面,IT企业可以通过技术输出为企业从生产到销售、从人力到财务、从仓库到车间的智能化改造进行赋能,提升企业的全流程管理效率,而且IT科技企业还能与制造企业进行资本深度整合,更快捷地生成制造业服务化的全新生态。

不同于首任期内仅仅是提供要素的优惠供给,“莫迪经济学2.0”重点是加大了市场与制度性开放的力度。在将航空、能源、电信等领域私有化的同时,莫迪政府不断优化与升级各种激励措施,其中2020年面向消费电子等14个行业推出了总额为260亿美元的生产挂钩激励计划;2021年,又专门面向半导体公司推出了100亿美元的专项资金安排,以鼓励内外企业在印度建厂;2022年,莫迪特设“总理速度的力量”项目,继续动用60多亿美元的资金对半导体行业提供支持;2023年,莫迪政府专辟1700亿印度卢比(约合148亿人民币)的财政激励计划,以吸引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硬件制造商在印度开设工厂;与此同时,印度政府将电子元件进口关税从15%降至10%。

系统性举措的确收获了相当不错的效果。过去10年,印度FDI(外国直接投资)累计流入量超过9600亿美元,年度实际利用外资从最初的243亿美元上升到710亿美元,涨幅为290%,同时全球营商环境从142名上升到63名,而在涌入印度的跨国公司中,很容易看到苹果、特斯拉以及三星等全球制造业头部公司的身影,与此相对应,印度实现了电视机100%的本地组装,整体手机市场出货量的98%以上由本土制造,而受益于电子元件进口关税的降低,电子产品的进口成为印度继石油、宝石和珠宝之后的第三大进口产品。

然而,要说“莫迪经济学2.0”完全取得了成功则为时尚早。宏观上看,制造业在印度GDP中占比目前还是15%,明年实现25%的目标几乎不可能,与此同时,印度制造业占全球出口的份额目前也只有2%,等于过去10年没有任何改观;而更重要的是,制造业也并没有像莫迪二任开始时做出的要给印度创造一亿个就业岗位的承诺那样,相反后来的五年时间丢掉了约2500万个岗位,如今印度失业率也高达8.1%。在外界看来,虽然印度占据了发展制造业的人口红利,但印度成年人文盲人数高达2.8亿,5.42亿劳动力中只有7300万人接受过某种形式的职业培训,正式技术工人占劳动力总数的比例仅为3%,低素质工人群体既不利于企业的技术进步与创新,也抑制了印度制造业改写固有技术落差的效度。

强化基础设施建设的“莫迪经济学3.0”

在明确了到2030年将印度打造为“全球制造业中心”这一远大愿景的同时,接下来的五年执政计划安排中,莫迪明确将把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重点集中发力,其中未来两年投入基础设施的资金规模将达到44.4万亿卢比,相当于过去10年内建造的所有基础设施经通胀调整后的价格,最终成就出一个“闪耀的印度”。

回过头去看,莫迪首任期内在全国大修厕所当然是其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迈出的第一步,策应第二任期内“印度制造”计划的实施,莫迪继续向基建领域疯狂砸钱,而且重点对准交通基础设施。这样,2014~2023年,莫迪政府在基础建设领域的投资达到了惊人的43.5万亿卢比,该项投资占GDP之比也从2019年的3.5%大幅增加到2023年的4.5%,而枯燥的数字背后涌动的则是印度基础设施前所未有的崭新格局。

公路方面,过去10年印度的国家公路总里程从最初的9.13万公里增加至2023年的14.56万公里,公路密度超过美国的三倍;铁路方面,印度政府翻新升级了1218座火车站,铁路网总里程延伸至6.6万公里;航空方面,印度政府推动了74个新机场和473条新航线投入运行,将全印投运的机场数量从2014年的74个提高至2023年的148个;港口方面,印政府批准70个总额为28.56亿卢比的海港建设项目,其中15个已完工项目将印度12个主要港口的吞吐能力提高了65%。另外,印度地铁运行里程已达895公里,分布于20个城市。

基础设施的公共投资产生了较为明显的“乘数效应”,根据印度经济监测中心提供的数据,私营企业在2023年新投资项目超过了2000亿美元,为十年来的最高水平;当然,莫迪在过去十年内将印度经济增速带入年均7%的轨道并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基础设施建设功不可没;另外,由于基础设施的改善,印度在世界银行2023年物流绩效指数的排名升至第38位,比莫迪二任期开始时提高了六位。

不过,莫迪说以上只是“开胃菜”,而真正的“主菜”将在其第三任期中呈现。作为基建投资的第一道“主菜”,莫迪政府已在2024年年度预算中宣布了一个震惊全球的数字:将拨款11.11万亿卢比用于基础设施发展,从而成就印度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年度资本支出,这还不够,莫迪政府随后两年又追加了44.4万亿卢比的投资,如果按照这样的年度预算规模,理论上第三任期内莫迪可能将基础设施公共投资扩大到至少55万亿卢比。但计划安排是一回事,有没有充足的真金白银则是另一回事。目前印度政府的债务占比为88%,总额为155万亿卢比,为198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而且负债水平远高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的60%的债务上限,也超过了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水平;不仅如此,印度政府的财政赤字去年升高至6.8%,远高于IMF建议的3%。偿债压力本就不轻、财政收支缺口依旧不小,印度能否有更多的增量资金支撑起基建大盘,显然充满了许多的不确定性。

不得不承认,莫迪之所以能在基建领域大把烧钱,前期完全是建立在印度人民党强势执政的背书基础之上,可接下来的第三任,情形却大不一样。在悬浮议会与盟友掣肘的中坚力量对垒格局中,不仅莫迪的个人权威将遭遇空前挑战,任何一项重大决策方案的出台都势必变得十分艰难,自然也就不可能像往日那样在基建领域长袖善舞了。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爱他电动小黄瓜 来自: https://www.yicai.com/news/102162146.html